中巴交流

    一、双边政治关系

  1974年8月15日中国与巴西建立外交关系。1993年,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2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两国高层交往频繁。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出席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并对巴西进行国事访问。中巴双方发表关于进一步深化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声明。2015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晤期间同罗塞芙总统举行双边会见。2015年1月,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罗塞芙总统连任就职仪式。2015年5月,李克强总理对巴西进行正式访问。6月,张德江委员长在出席金砖国家议会论坛期间同巴西众议长库尼亚举行双边会见。同月,汪洋副总理访问巴西并主持召开中国—巴西高层协调与合作委员会第四次会议。

  中巴在国际事务中合作密切,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基础四国”等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中合作密切,并就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气候变化、发展中大国合作等重大国际问题保持良好沟通与协调。巴西政府一贯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在台湾、涉藏等涉我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上予我理解和支持。

  双方除互设大使馆外,我在圣保罗市、里约热内卢市和累西腓市设有总领馆,巴方在上海、广州和香港设有总领馆。

  建交以来,中方重要往访主要有:杨尚昆主席(1990年5月)、李鹏总理(1992年6月和1996年11月)、江泽民主席(1993年11月和2001年4月)、乔石委员长(1994年11月)、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1995年6月)、胡锦涛主席(2004年11月和2010年4月)、吴邦国委员长(2006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强(2008年7月)、习近平副主席(2009年2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2009年11月)、温家宝总理(2012年6月)、习近平主席(2014年7月)、李源潮副主席(2015年1月作为习主席特别代表出席罗塞芙总统连任就职仪式)、李克强总理(2015年5月)、汪洋副总理(2015年6月)。巴西总统菲格雷多(1984年5月)、萨尔内(1988年7月)、卡多佐(1995年12月)、卢拉(2004年5月和2009年5月,2008年8月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罗塞芙(2011年4月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及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副总统马西埃尔(1999年12月)和阿伦卡尔(2006年3月)、众议长马亚(2012年6月)、副总统特梅尔(2013年11月)、众议长阿尔维斯(2014年4月)等访华。

  二、双边经贸关系和经济技术合作

  中巴建交以来,双边经贸关系取得长足发展。据中国海关统计,2014年中巴双边贸易额为865.8亿美元,其中我方出口额348.9亿美元,进口额516.9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4.0%、-2.8%和-4.8%。巴西是我国第十大贸易伙伴和在拉美地区最大贸易伙伴,我国是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出口对象国和进口来源国。我方主要出口机械设备、计算机与通信技术设备、仪器仪表、纺织品、钢材、运输工具等,主要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大豆、原油、纸浆、豆油、飞机等。

  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14年底,中国累计对巴实际投资189.4亿美元,投资主要涉及能源、矿产、农业、基础设施、制造业等行业。截至同期,巴西在华投资5.4亿美元,主要涉及支线飞机制造、压缩机生产、煤炭、房地产、汽车零部件生产、水力发电、纺织服装等项目。我国企业在巴西承建火电厂、天然气管道、港口疏浚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2013年3月,中巴两国央行签署1900亿元人民币/600亿巴西雷亚尔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三、双边科技、文化、教育及军事交流与合作

  两国在航空航天、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农牧林业、水产养殖、医药卫生、冶金等领域签有合作协议。中巴联合研制地球资源卫星项目被誉为南南合作的典范,已成功发射4颗卫星,卫星数据广泛应用于非洲、南美洲、亚太地区,并免费向非洲国家提供图像。双方建有农业联合实验室、气候变化和能源创新技术中心、纳米研究中心、南美空间天气实验室,并正在筹建气象卫星联合中心和生物技术中心。

  建交以来,两国文化领域交流合作不断发展。自1985年起,先后签订6个年度文化交流执行计划,在音乐、戏剧、杂技、造型艺术、广播、电影、电视、图书、出版等领域开展了一系列交流活动,并先后派出多个政府文化代表团互访。近年来,我国在巴西成功举办中国文化节、文物展览、艺术作品展、商业巡演等大型文化活动,巴西在华举办“走近中国—巴西国家展”、《巴西的亚马孙》摄影图片展等活动。上海世博会设有巴西馆,接待游客264万余人。2013年,两国分别在对方国家互办“文化月”活动。教育部在巴西利亚大学和圣保罗大学建有汉语教学点,孔子学院总部在巴西建有10所孔子学院和2所孔子学堂。中国传媒大学和巴西圣保罗亚洲文化中心分别设有葡萄牙语水平考试和汉语水平考试考点。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分别设有巴西研究中心和巴西文化中心。中央电视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分别在巴西建有拉美中心站和拉美地区总站。

  中巴两军关系发展良好。1984年双方互设武官处。两国军方领导人多次互访。

  四、重要双边协议及文件

  中巴两国在政治、经贸、司法、旅游、运输、科学技术、文化教育等领域均签订了合作文件。其中重要的有:

  (一)中巴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1974年8月15日)

  (二) 两国政府贸易协定(1978年1月7日)

  (三) 中巴海运协定(1979年5月22日)

  (四) 两国政府科学技术合作协定(1982年3月25日)

  (五) 两国政府贸易协定补充议定书(1984年5月29日)

  (六) 两国政府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1984年10月11日)

  (七) 两国政府文化教育合作协定(1985年11月1日)

  (八) 两国政府地质科学合作的议定书(1985年11月1日)

  (九) 两国政府关于钢铁工业合作的议定书(1985年11月1日)

  (十) 两国政府关于核准研制地球资源卫星的议定书(1988年7月6日)

  (十一) 两国政府技术合作议定书(1988年7月6日)

  (十二) 两国政府关于在防治严重流行病药物领域的科技合作协定(1988年7月6日)

  (十三) 两国政府关于在传统医药医学领域合作的协定(1988年7月6日)

  (十四) 两国政府关于电力(包括水电)科技合作协定(1988年7月6日)

  (十五) 两国政府工业合作议定书(1988年7月)

  (十六) 两国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协定(1990年5月18日)

  (十七) 两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1991年8月5日)

  (十八) 两国政府关于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科学技术合作协定(1994年11月8日)

  (十九) 两国政府关于植物检疫的协定(1995年12月13日)

  (二十) 两国政府关于科技合作协定和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的补充协议(1995年12月13日)

  (二十一) 两国政府关于动物检疫和动物卫生合作的协议(1996年2月8日)

  (二十二) 两国政府关于巴西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保留总领事馆的协定(1996年11月8日)

  (二十三) 两国政府关于空间技术合作的议定书(2000年9月21日)

  (二十四) 中巴联合公报(2004年5月24日)

  (二十五) 两国政府关于建立中巴高层协调与合作委员会的谅解备忘录(2004年5月24日)

  (二十六) 中巴刑事司法协助条约(2004年5月24日)

  (二十七) 两国政府关于互免持外交、公务(官员)护照人员签证的协定(2004年5月24日)

  (二十八) 中巴引渡条约(2004年11月12日)

  (二十九) 中国和巴西关于共同打击有组织犯罪合作协议(2004年11月12日)

  (三十) 中巴贸易投资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2004年11月12日)

  (三十一) 两国政府关于加强基础设施领域工程建设合作的协议(2006年6月5日)

  (三十二) 两国政府关于能源和矿业合作的议定书(2009年2月19日)

  (三十三) 中巴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巴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公报(2009年5月19日)

  (三十四) 中巴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2009年5月19日)

  (三十五) 两国政府关于石油、装备和融资的谅解备忘录(2009年5月19日)

  (三十六) 两国政府2010年至2014年共同行动计划(2010年4月15日)

  (三十七) 中巴高层协调与合作委员会关于建立知识产权工作组的谅解备忘录(2010年4月15日)

  (三十八) 两国政府2010年至2012年度文化合作执行计划(2010年4月15日)

  (三十九) 中巴关于从巴西输入熟制牛肉的检验检疫和兽医卫生条件议定书(2010年4月15日)

  (四十) 中巴关于巴西烟叶输华植物检疫要求议定书(2010年4月15日)

  (四十一)中巴联合公报(2011年4月12日)

  (四十二)两国政府防务合作协定(2011年4月12日)

  (四十三)两国科技部关于开展双边竹业科技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1年4月12日)

  (四十四)中国水利部与巴西环境部水资源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2011年4月12日)

  (四十五)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巴西发展工业外贸部和巴西计量标准和工业质量研究院合作谅解备忘录(2011年4月12日)

  (四十六)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和巴西体育部合作协议(2011年4月12日)

  (四十七)中国科学院与巴西农牧业研究院关于建立虚拟联合实验室和促进农业研究与创新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1年4月12日)

  (四十八)中国孔子学院总部与巴西南大河联邦大学关于合作设立南大河联邦大学孔子学院的协议(2011年4月12日)

  (四十九)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十年合作规划(2012年6月21日)

  (五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互设文化中心的谅解备忘录(2012年6月21日)

  (五十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教育部、科技与创新部关于在中国实施“科学无国界—中国子项目”的谅解备忘录(2012年6月21日)

  (五十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海关行政互助的协定(2012年6月21日)

  (五十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与巴西联邦共和国农业、牧业和食品供给部关于加强农业合作的战略规划(2012年6月21日)

  (五十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巴西联邦共和国发展工业外贸部双边货物贸易统计差异研究报告(2012年6月21日)

  (五十五)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与巴西联邦共和国科技创新部关于建立气象卫星联合中心的谅解备忘录(2012年6月21日)

  (五十六)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与巴西联邦共和国科技创新部关于建立中巴生物技术中心的谅解备忘录(2012年6月21日)

  (五十七)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与巴西高等教育人员促进会关于落实“科学无国界”计划派遣学生来华学习的合作协议(2012年6月21日)

  (五十八)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和巴西联邦共和国财政部关于宏观经济、财政和金融政策双边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3年3月26日)

  (五十九)中国人民银行与巴西中央银行人民币/巴西雷亚尔双边本币互换协议(2013年3月26日)

  (六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防务协定的补充议定书》(2014年7月17日)

  (六十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和巴西联邦共和国外交部关于简化商务人员签证手续的协议》(2014年7月17日)

  (六十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巴西联邦共和国交通部关于加强铁路交通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六十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巴西联邦共和国发展工业外贸部关于促进投资与工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六十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巴西联邦共和国发展工业外贸部关于贸易统计协调小组2014至2016年工作计划》(2014年7月17日)

  (六十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航天局与巴西联邦共和国国家航天局关于遥感卫星数据及其应用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六十六)《中国民用航空局和巴西联邦共和国总统府民航委员会关于加强民航全面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六十七)《中国孔子学院总部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教育部关于在巴西联邦大学增设孔子学院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六十八)《中国孔子学院总部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教育部关于巴西汉语教学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六十九)《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和巴西高等教育人员促进会关于向“科学无国界”项目学生提供实习机会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7月17日)

  (七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2015年至2021年共同行动计划》(2015年5月19日)

  (七十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动物卫生及动物检疫的合作协定》(2015年5月19日)

  (七十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体育合作谅解备忘录》(2015年5月19日)

  (七十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合作研制地球资源卫星04A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巴西联邦共和国政府关于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科学技术合作框架协定>补充协定书》(2015年5月19日)

  (七十四)《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巴西计划、预算和管理部关于开展产能投资与合作的框架协议》(2015年5月19日)

  (七十五)《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和巴西交通部、秘鲁交通运输部关于联合开展两洋铁路项目可行性基础研究的谅解备忘录》(2015年5月19日)

  (七十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巴西联邦共和国农业、畜牧和食品供给部关于中国从巴西输入牛肉的检疫和兽医卫生要求议定书》(2015年5月19日)

  (七十七)《中国国防科工局和巴西国防部关于遥感远程通信及信息技术领域建立联合工作机制谅解备忘录》(2015年5月19日)